“渐入佳境”

    [来源] 波兰克拉科夫孔子学院     [发表时间] 2018-08-15 15:41:50 
 

4月25日,我到达波兰克拉科夫,奔赴波兰小城——斯塔洛瓦沃拉,如今已过百日。前期的兴奋、躁动、不安、无措,逐渐成为过去时。面对从3、4岁到18、19岁的学生,23岁的我也算渐渐找到自己上课的节奏与风格了。这个过程实属不易。

我每周二在宿舍附近的国家教育委员会(National Education Commission) 高中任教,和一同赴任的志愿者李翔各两个班,每班一个课时。周四上午,我在蒙特梭利幼儿园上课,共三个班,每班半小时。

之前我上过小学和幼儿园的课,所以教小朋友比较得心应手,但教高中生就有点压力了,主要还是缺乏经验吧。第一二节课时,我没有想到适合教高中生的游戏,也不会活跃课堂气氛,于是耐不住寂寞的学生就不愿意上课了。而且,课程基本都在最后一节,有的学生因为离家远,不得不赶车,有的学生宁愿早些回家。人数不定带来的问题就是教学进度比较慢,上节课的学生已取好了名字,结果又来了几个新面孔,于是后期准备的游戏无法进行。

整体来看,六月份比五月份好很多,学生固定了下来,而且留下来的都是认真想学汉语的孩子们,教学顺利了很多。我喜欢在课堂上与学生打成一片,把中国的一些游戏带入课堂,让他们在愉快的氛围中学习中文。


中文课堂上

比如,针对高中生,我从中国带了一个沙包,在课上玩改良版的扔沙包游戏,扔的人问“你/我/她/他叫什么”,被扔到的人回答“我/你/她/他叫xxx”。在这之前我根据学生的本名、性格、喜好,帮他们取了适合的中文名,这个游戏能帮助他们记住彼此的中文名。


扔沙包——“你、我、他叫什么名字”


近百人的体验课

取了中文名之后,我让他们练习写自己的名字,以便于制作名片卡。做名片卡时,同学可以通过拼音游戏赢得彩色熊猫剪纸,前五名同学将获得的贴纸贴在名片卡上。为了让他们熟悉这两个月教的拼音,我还让他们选取喜欢的中文歌,准备课堂教唱。这一选择便让我们之间的代沟便显现出来,我给他们选取了几首好听也好唱的中文歌,包括《龙卷风》等。结果不少学生表示喜欢鹿晗,主动提出要学唱鹿晗的《勋章》。我这个从来没有听过这首歌的95年“老阿姨”单曲循环了一天的《勋章》,结果还是在这群小姑娘的带领下,全班学会了这首歌的副歌部分。

几次小学生的课教了一些拼音,但是学生没能记住。我想,大家放假回来肯定忘了,于是把重点放到名字上。取好名字后,打印出笔顺,让他们练习自己的名字,并制作名片卡。小学的课教起来并不顺利,没有几个学生会英语。最后一节课上,只有一个学生听得懂一点英文,语言障碍导致沟通存在困难。但学生们还是非常认真想学,即使听不太懂,也非常努力在理解我的意思。利用暑假时间,我要好好想想怎么教好小学生。

在幼儿园近一个月来,我都在用各种方式教动物词汇。模仿动物的叫声和动作;将丢手绢改编成老虎抓动物的游戏;给动物涂色;结合《小猪佩奇》里佩奇的幼儿园小朋友们,让学生们重复动物的中文名,并且加上《两只老虎》的跳唱,他们非常喜欢。最后一节课,我教了亲属称谓“妈妈、爸爸、弟弟、妹妹、姐姐、哥哥、爷爷”,也是利用了《小猪佩奇》巩固记忆。“这是我的弟弟乔治,这是我的妈妈,这是我的爸爸”和“狗爷爷、猫妈妈、兔妈妈、猪爸爸”等等。实践证明《小猪佩奇》是非常完美的教学素材,而且每集只有不多不少5分钟左右,每节课最后播放与教学内容相关的某一集,小朋友不觉得累,又能清晰记住动画片里的词。


幼儿园的小可爱

此外,我还在大学授课。在卢布林大学和热舒夫大学分别进行了试讲课,因为考试原因,卢布林大学只来了四个人所以教学效果并不理想。在热舒夫大学的效果则大不一样,有近四十人来参加活动,大家非常热情,课堂氛围活跃。我们准备了中国文化部分与中文部分两个板块,李翔负责文化部分,我负责中文部分。课堂效果非常好,同学们很开心。我们拿中国结当作积分,最后拿中国结换礼物。期待下学期在开展大学的系列课程。

一开始面对许多问题的时候,我的内心总是感到担忧和难过,现在已经平复了很多。孔院夏令营时,院长和教师们一起开会,我发现,其实大家都遇到过这些问题,发现问题才能去解决。总之,在波兰的志愿者生活可谓“渐入佳境”,而且我相信,以后的教学会越来越丰富多彩。

供稿:波兰克拉科夫孔子学院斯塔洛瓦沃拉教学点志愿者汉语教师 万季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