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学院,爱住我家

    [来源] 乌克兰基辅国立语言大学孔子学院     [发表时间] 2017-12-08 11:39:39 
 

时间如白驹过隙般匆匆闪过,转眼间我们来到基辅国立语言大学孔子学院已经三个多月了。回味这段日子,初到基辅时的陌生感已经在脑海中慢慢淡去,而越来越明晰和丰盈地感受到的则是孔子学院这个大家庭满满的爱与关怀。可以说,在乌克兰这个离家9000多公里的国度,在孔子学院,我邂逅了我的第二个家。

严慈相济

史亚军老师是我们孔子学院的中方院长,他对待工作一丝不苟,甚至很严格,但他是真诚付出,尽可能把工作放在前面。史亚军院长对志愿者也很上心,小到提醒我们注意每封邮件的落款、每次主持的背景板,大到带着我们出去参加活动、增长见识甚至是教育我们要养成良好的工作方法和正确的价值观,他从未放松过对我们的严格要求。不过相处久了会发现,其实威严下面有温情,他真正地关心着我们的每一位志愿者:生活中他时刻关注老师们的状态,有志愿者生病了,他让老师回去休息,嘱咐我们大家帮着做一些好吃的送过去,如果其他老师调不开,就主动提出要亲自代课。工作中他会根据每一个人的情况安排工作,知道我喜欢媒体工作,就鼓励我进一步学习相关知识,负责运营学院的网站和微信公众号等工作。他为我们安排职业发展培训课程,不断鼓励和帮助志愿者提高自身的全面素质。


史亚军院长(左三)带领我们志愿者老师参加使馆国庆招待会

史院长就像一个家庭里的大人,为这个家上下操劳着。当小孩子“犯错误”的时候,会“一脸严肃”;而当小孩子有进步的时候,也肯定会毫不吝啬地表扬。就我自己来说,常常像家庭里那个小女儿一样,忐忑害怕父亲的一脸严肃,却也真心期待父亲满意的称赞。所以对我来说,就像有一个放大镜,放大了我的每一个缺点和优点,而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我更清晰地发现并改正自己的缺点,而优点则继续并发扬下去。这一点,对于刚刚开始接触工作的我们来说,是多么的难得和可贵。

朱泾涛老师也像是我们这个家庭里的大人,不过她总是那么慈爱。除了本身承担教学工作,她还负责教学管理等工作。无论是开课之前的教师试讲,课程中期的教学研讨,还是模拟考试前后的筹备和阅卷等工作,她都像一个家庭中那位细致的母亲,把自己的经验,包括教训,毫不保留地传授给孩子们。她鼓励的眼神,和蔼的笑容,总能让我们放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朱泾涛老师在教学研讨会上介绍教学经验

还有安栋老师、董雪松老师,他们都像是这个家庭里的大人。安老师和董老师在乌克兰生活多年,在生活上可以给我们很多指点和帮助。大人们对孩子严慈相济,关爱有加。

相互扶持

贾耀程老师就像是家庭里的大哥哥,牺牲自己的时间,悉心准备,严格要求,帮助我们几位新任志愿者提高业务技能。李海影老师跟我们年龄相仿,像是家庭里的知心姐姐,我们工作中有什么困惑可以向她寻求帮助,她总是在开导中帮我们寻找解决的办法。而我们这一批新来的五位小志愿者也是性格互补、各有所长,除汉语课程外我们还分别教授书法、国画、茶艺、太极拳、歌曲、剪纸、中国结等兴趣班课程。我们就像孔子学院这个家庭里的五个小妹妹,工作中一起忙来忙去,生活中一起蓝天白云。

这就是我们的兄弟姐妹,相互关怀,彼此默契。


五位小志愿者集体出镜

可亲可爱

在这个幸福的家庭中,我们还有了自己的“孩子”。别误会,这是我们那些可亲可爱的学生们。

这学期我有HSK4级、HSKK中级、儿童班初级和剪纸中国结四个班级,因为教师这份工作,让我多了一份责任感,每个班级和学生,就像自己的孩子,需要老师用心去呵护和照顾。听到HSK课堂上“大孩子”们一起对老师说“生日快乐”的时候;看到儿童班五六岁的小朋友们用稚嫩的小手拿着铅笔学会写第一个中国字,挥舞着中乌小旗子地兴奋地喊“欢迎!欢迎!”的时候;看到剪纸班的学生们开心地展示自己的第一幅剪纸作品的时候,我的心中充满了说不出的喜悦和欣慰。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作为一名汉语教师志愿者,我希望自己能不负这份工作的使命与职责,帮助孩子们更好地学习汉语,了解中国。


儿童班学生拿着小旗练习“欢迎!欢迎!”


剪纸班学生展示第一幅剪纸作品

家,是严父的叮咛;家,是慈母的牵挂;家,是兄弟姐妹彼此扶持的温暖;家,是大小孩子开心灿烂的笑脸;家,是贴在小黑板上的一张张课程表;家,是日历上一页一页翻过去忙碌又充实的日日夜夜。有缘才能相聚,有心才会珍惜。孔子学院,爱住我家,不舍昼夜,春秋冬夏。


孔子学院师生合影

作者:乌克兰基辅国立语言大学孔子学院志愿者教师 王亚茹;

图片:贾耀程、王亚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