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感言:作为“小镇名人”的我如何教好汉语(新西兰)

    [来源]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孔子学院     [发表时间] 2017-10-24 16:00:42 
 

缘分,从结识5个新西兰男孩说起

如果说新西兰是被遗忘在世界角落的净土,那么,坐落在其南岛的奥马鲁小镇就是一片藏匿其间的世外桃源。在这个世外桃源,我的对外汉语教育事业由此启程。

再续前缘:从5个男孩初识奥马鲁

我与奥马鲁小镇的缘分,起于赴任前的那个夏天。在一次夏令营活动中,我结识了五个新西兰大男孩。虽然他们的汉语水平比较差,但是态度谦和,彬彬有礼,于是被夏令营师生誉为“暖男天团”。离别时,他们一再强调自己的家乡——Oamaru奥马鲁。那便是我对奥马鲁的第一印象。

几个月后得知奥马鲁是我的任教城市,我一时觉得这名字似曾相识。直到一天在学校与“暖男天团”重逢,才发现命运的安排如此巧合。

因为罕见,我过了把“名人瘾”

奥马鲁有三宝:蓝眼小企鹅、白石建筑群、一年两度的狂欢节。后者尤其吸引我。每年六月初的蒸汽朋克节,将奇怪的机械和幻想中的机车展出,让游人大饱眼福。每年十一月中旬的维多利亚节,全镇居民停下现代化的生活,换上维多利亚时期的装扮,游行、晚会、野餐。我和朋友在当地人的鼓励下,成为游行队伍中罕见的亚洲面孔,也因此登上了网络新闻。


参加奥马鲁维多利亚节

作为汉语老师,我可真是个“小镇名人”。记者采访、报纸头条,这些在国内难以实现的事情,在异国小镇以外国人的身份突然有了捷径。有时进城购物也会被路人认出,“我在报纸上见过你。”这就要求我们作为汉语教师志愿者,走出教室也要时刻保持和维护中国的良好形象。

因材施教:多元化的汉语课堂

奥马鲁虽小,但汉语教育事业开展的如火如荼。我们共有三名志愿者,承担了奥马鲁及周边地区十余所学校的汉语课程。我负责两所高中、一所小学及成人夜校课和社区幼儿课,学生数量约350人,学生年龄下至3岁上至70岁。


元宵节路演“折纸灯笼”教学

为保证汉语课程老少咸宜,针对多元化的教学对象,备课便成了“吾日三省吾身”的终极问题:中学的课堂如何保证纪律?小学的课堂如何巩固记忆?成人课堂如何学以致用……

中学课堂如何保证纪律?

中学阶段的孩子正值青春期,如何吸引学生参与课堂,减少叛逆期的冲突事件,是每位老师头疼的问题。我负责的两所高中:圣凯文高中和怀塔基男子高中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一所高中的学生对汉语课充满好奇和热情,向往中国;而另一所高中的学生则对汉语课毫无热情,课堂懈怠。


圣凯文高中十年级“吹墨梅花”作品

想要吸引一群叛逆学生的注意,必须抓住他们的喜好,同时也需要保持自己的神秘感。曾经有一名学生上课公然捣乱,我正要制止,却看见他满手的圆珠笔涂鸦。“文身很酷”,抓住这个思维,我便有了谈判筹码。我们约定只要课上好好表现,下课就可以获得老师亲笔设计的汉字涂鸦一枚。果然那段时间他非常守纪律。

小学课堂如何巩固记忆?

小学情况与中学大相径庭。从2年级到8年级,韦斯顿小学的孩子是清一色的小天使,他们的笑脸将我与叛逆中学生相处的阴霾一扫而空。但是小学的问题在于学生学得快,忘得也快,而且口语能力差。


志愿者孙沁与韦斯顿小学二年级

语言学习,最怕纸上谈兵,变成“哑巴汉语”。于是我设置了一个课堂惯例,每节课前5分钟将所学知识编成歌曲串烧。每周课前都经历这样高强度的复习,持续半年就形成了自然反应。经常能在周末碰到小学生,他们向我打招呼的方式从英文变成中文,让我也慢慢体会到了教学的快乐。

小学也偶有不快,一名转学的毛利新生就在课上挑战我。“你只教我汉语,那你知道这个词英语怎么说,毛利语怎么说吗?”英语自然是不在话下,但是毛利语确实是问倒我了。我问他可不可以教我毛利语,于是约定每周一句。从此一踏进教室我就先冲到他面前问,向他讨教新的毛利语。而他在课堂上也非常踊跃的学汉语。将心比心,给每一个小孩子足够的尊重,很多困难就会迎刃而解。

成人课堂如何学以致用?

成人夜校课的问题就更棘手。在一个平均年龄高达60岁的班里,爷爷奶奶饱有学习热情,但奈何牙齿脱落,肌肉萎缩。一个小学生一遍能学会的发音,在成人课上往往需要半节课时间轮流纠音。成人还有一个“面子问题”。每当角色扮演时,那些中小学生更乐于集体配合的部分,在成人课却收效甚微。学员们对汉语有一定的心理负担,怕读错,于是声音小,或者放弃发声。

针对这个现象,我采取了熄灯政策。关上教室灯,利用多媒体设备在黑夜中跟读,学员们互相看不到彼此,反而放下了“包袱”,多了一份对语音语调的专注。为了优化跟读材料,志愿者教师们还联合当地华人自导自演,拍摄了《HahaChinese》系列教学情景视频,受到学生一致好评。


韦斯顿小学七年级学生“反串”试穿旗袍

幼儿课堂如何区分中英相似音?

还有令人哭笑不得的幼儿课,面向3-6岁的小朋友。他们有的母语英语都尚未完全掌握,课堂以图示法、歌舞为主。一次幼儿课话题是方向,“上下左右”四个字,三岁的Alexander对于“右”与英语“you”的相似发音陷入思考。

——左left,右right。

——You is right!You are right!

小朋友情不自禁的大笑了半分钟,然后摇摇头看着我说,“我不明白”。剩下我和学生家长无奈的微笑对视。

时光匆匆,岁月流逝。这一年,我完成了从毕业生到汉语教师的转型。每一个汉语教师志愿者的故事都无法复刻,愿你亦能踩在前人的肩膀上,走自己的路,站的更高,看的更远。

志愿者简介:

姓名:孙沁

专业:对外汉语

特长:新闻采访,视频剪辑

任教学校:坎特博雷大学孔子学院

人生格言:人生最有价值的时刻,不是最后的功成名就,而是对未来正充满期待与不安之时。

志愿者感言:讲有趣的课,做有趣的事,成为有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