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半球还有个家——汉语教师志愿者手记

    [来源] 汉办官网     [发表时间] 2015-06-04 14:34:01 
 

2014年雨过天晴后忙碌的春天,我拖着行李告别熟悉的生活,和另外一位志愿者飞越赤道,来到这里。一轮的秋冬和春夏仿佛是眨眼之间,又一个四月来临时,我们又该把所有的回忆放回两个大大的行李箱,从天气渐凉却依然阳光明媚的纽卡斯尔回到国内终于暖和起来的下一个春天。在澳洲的这一年,我收获了太多。纽卡斯尔这个美丽安静的海滨小城,也已然成了我的半个家。一年的任期结束,到了坐下来写写总结的时候,觉得脑海中满满的都是回忆,不知道该从何下笔。


图为第二个学期期末,我和汉语101的学生合影。左边四位是大学的员工,其中最左边这位女教授一直做了我三个学期的学生,直到我离澳的前一天还开车带我去另一个较远的校区上最后一次课。


“点亮纽卡斯尔”是中国新年前后的又一次盛大的中国节活动。我们摆出色彩亮丽的中国传统服饰,帮排着队的大人、小孩们试穿和拍照。


中国新年前后,大学附近的一个社区图书馆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中国月。这是其中的一天,我和另外一位志愿者在教社区的爷爷奶奶们编中国结。


在同一个图书馆里,和图书馆员Judy给学前班的小朋友们开展一个半小时的英汉双语故事会活动。

关于工作

刚拿到崭新的红色课本、开始着手备课的时候,心中除了有一些兴奋和激动,其实还有些许不确定和不自信。毕竟自己并不是对外汉语专业的学生,尽管之前有过教授留学生汉语的经验,也经过了两个月十分专业的培训,却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因此最开始的那段时间,无论是上班在办公室的时候,还是下班休息在家,我都没有停下来搜寻有用的资料。特别是赴任前在北京培训时的笔记此时显得格外珍贵。我希望能上好我在这边的第一节汉语课,这不仅对我这一年的任教来说十分重要,也因为这将是我的大部分学生的第一节汉语课。我想我决不是抱着玩闹或是度假的态度来这里的。现在回想起来,我似乎确实做到了。我从学生每周课堂上的笑脸、积极的配合练习(读拼音,念生词,表演课文等)以及每个期末的问卷调查中看到了这个小小的成果。

刚到的那个学期除了零起点班,我还教授了初级2的课程。这个班的学生已经在这里上过一个学期的汉语课,班里有退休的老爷爷、业余英语老师、大学生和公司职员等。原来的老师是一位海外志愿者,有很多年的教汉语经验,因事休假,才由我来带她的课。最初几周的几次课,我自己感觉并不太好,在我看来,对他们来说,我的难易度似乎并不适中,上课的方式也不那么合他们的胃口,似乎他们更习惯以前那位老师的方式。几次课下来,我决心改变这种不太理想的现状。与其每周上课前总是觉得有一些煎熬,不如多下一点儿功夫,让课程变得有趣起来,这样不仅学生学起来会很开心,我自己也会轻松很多。于是我在课下多花了一些时间重新调整备课方案,去掉了一些重复枯燥的练习,让课堂变得更加有意思。我也尝试着调整自己的心态,让自己在课堂上的语言更活泼一些。这样一来,学生反响不错,我也乐在其中。学期快结束时,一位爷爷级别的学生送给我一本澳大利亚鸟类和哺乳动物插图科普书,大大的一本,硬质的墨绿色封皮和金色的烫金字,加上一枚1952年的便士,这是我来澳大利亚收到的第一份珍贵的礼物。

之后的每个学期都很愉快和顺利,虽然也曾遇到与此前一样的困难,同样都是从其他老师那里中途接过来,但最终我都在和学生慢慢的磨合中度过了适应期。而适应期的那一点头痛和迷惑,和最后的欢笑声比起来,也就太微不足道了。

因为纽卡斯尔大学的孔子学院隶属于大学的国际部,我们也常常会接到一些翻译任务,如有关大学50周年校庆的宣传,大型活动的材料准备等。这是我们教学之外的一些工作,虽然十分占用时间,但能够利用自己所学为孔院和孔院所在的国际部,也为大学尽一份力,我觉得很值得。

但所有这些所带来的喜悦其实都不如每个学期末把调查问卷收上来时的愉快和满足。在最后的意见和建议一栏中,我总是能看到学生写着类似这样的话,Olivia is a great teacher, it was a great first experience withChinese language(Olivia是个非常不错的老师,我第一次的汉语体验也很棒),或者Thanks for bringingme to your beautiful language (谢谢你把我带到你美丽的语言中来),抑或是I hope we can see each other again, and we will talk in fluent Chinese(希望我们还能见面,那时候我们就能用流利的汉语交流了)。一个学完初级的学生去中国后,给我发来消息,说有中国朋友说她的发音很标准,她告诉他们,那是因为她有过王老师!这样的时刻总能让我热泪盈眶。


爬上了悉尼海港大桥

 
关键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