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美国孔子学院

    [来源] 青年参考     [发表时间] 2015-05-25 10:21:58 
 

陈韵正,2006年随父母旅居美国18个月,亲历美国中小学教育。回国后与父亲合著的畅销书《大小眼看美国》被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涉足亚、非、欧、美25国,2014年夏从福州一中毕业后赴美留学,现为美国威廉玛丽学院大一学生。

我怎么也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在我们学校的食堂门口,一位穿着白色练功服的白人老太太为我表演十二式太极拳。她那认真的神情让我想起中国公园里晨练的老人。

老太太住在离我们学校半小时车程的小城市,那天是专程来学校参加孔子学院举办的“太极与气功文化日”活动的。她看我对她的经历感兴趣,就单独给我表演了太极拳。

这个活动很是成功,有几十位美国人参加,几乎都是老年人。节目主要有中国国画、书法、乐器和茶艺展示,以及太极与气功教学等。令人称奇的是,教太极和气功的都是美国人,美国老师介绍起“气”和“丹田”的概念头头是道,而学习太极的也全是美国人,他们认真地模仿老师的每一个动作。

有些美国人对中国文化的痴迷,简直出乎我的意料。在一次登山活动中,我结识了穿着孔子学院T恤的萨拉同学,她是我们学校中文系大四学生,曾两次访问中国,毕业后准备到中国教英语。

在登山过程中,她一直用中文和我聊天,其中夹杂着像“呆萌”这样的流行语。更让我惊讶的是,她居然会背诵诗经中的《关雎》。若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很难想象“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这样朗朗上口的诗句,会被一个外国人朗诵出来。

后来,萨拉常常找我练习中文。有一次,她给我背诵了中国著名诗人海子的诗作《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是她参加我们学校举办的朗诵比赛时表演的节目。

“我太喜欢这首诗了,英文没办法翻译出这样的感觉。海子是我最喜欢的诗人!”萨拉对海子的喜爱溢于言表。

在萨拉的iPad上有一款学中文的软件。打开这个软件,里边有很多中文词组,有的词组中国人并不常用,有的已经过时。

萨拉对我说,“你一定要告诉我哪些是中国人不用的”。她有时还会向我朗读一些在中国相当于初中以上阅读水平的小说章节,虽然读得不算快,但非常流利。读到高潮处或是令人紧张的情节,她的表情也会随之变化。

在美国,我能感受到中文热。大一这一年,我认识了4个学中文的美国同学。其中一个与我初次见面时,就主动邀请我玩中文词语接龙游戏。他在纸上写下“天气”,我接“气功”,他想了一会儿写下“功夫”,我接“夫子”……

我们学校的孔子学院除了举办与中国文化有关的活动外,平时还开设有中文、国画、中国厨艺等课程,据说每节课要收费10美元。我的好朋友克洛伊报名参加了厨艺班,那个班有10来个学生,大部分是学校所在地威廉斯堡的居民。克洛伊说,她最大的收获就是通过学习这个课程,从当地中国餐馆的厨师那里学会了五香熏鱼这道菜。

 
关键词:

相关新闻